中06.jpg  

(內有劇透,慎入)

筆者:傑克‧卡爾斯德



第三章(下篇)


之後的一夥人來到了另一個房間,根據香織的說法,這房間是重現昭和後期到平成初期[1989年前後]的展覽室,正確來說應該是那時期的遊戲機種和各種模型、食玩,如果有讀者清楚了解這一段所說各種資訊,應該是這方面有過研究吧,不過就像香織所說的一樣:

「動畫、遊戲,還有各種各樣的類型的東西羅列在一起,可以看出技術發展的日新月異。昭和時代人們夢想而不得實現的東西,如今已是再尋常不過的了。可是,若是因爲這樣就把我們以前所熱衷的那些『過去的遺物』忘記,不是太可惜了麽。倒也不是因爲懷舊主義,這些東西樂趣依舊,價值依舊。待在這裏就能感受到。所以,我非常喜歡這間屋子。」


筆者也可算是一個資深的御宅族,對此真的抱有同感,過去許多事物逐漸被遺忘,真的會令人感到失落,如果真有辦法也想將過去曾經風靡一時的作品收藏起來,做成一個展覽室,這算是一種理想,如同京介所說:

人人心中都有自己的理想鄉。

比方說我的話,那就是待在廊下一邊看著平凡的狹窄庭院的風景一邊享受和煦的春光。

當然,黑貓、紗織、赤城、濑菜她們各自也有各自的理想吧。


在四人正觀賞著展覽室的時候卻突然發生地震,香織一時不穩往前傾倒,然後從衣服口袋中掉出許多眼鏡,本來戴著的太陽眼鏡也掉了,後來隨便拿著一個眼鏡戴上,本來桐乃還不肯走,香織抓著她立刻說:

「聽我說!對在下而言,朋友才是最重要的!」



其實看到這裡,各位讀者應該早就發現了,其實香織就是紗織,所以在跑出房間後,紗織的身分就立即曝光了,紗織又立即轉身換上太陽眼鏡,想要繼續在裝傻下去,結果眼鏡被京介拿下了,紗織的反應非常強烈,完全顛覆以往帶給筆者的印象,這樣的反差萌對嗎?再這一瞬間筆者的心中,紗織的萌度超越了黑貓,這樣的天然柔弱大小姊殺傷力實在太強了。


原來紗織本來一個人在玩生存遊戲,結果看到京介三人突然出現,一時間害羞所以假扮成立一個身份。


四人聊了一會之後,紗織突然想到讓四個人都來玩Cosplay,然後就開始了四人的COS秀,四人的互動極為有趣,黑貓迷上了京介的COS的漆黑,黑貓和桐乃互相COS了對方喜歡作品裡的角色,結果是兩邊都很漂亮但都COS的不像,然後桐乃捉弄(欺負)黑貓,最讓人的驚訝的莫過於紗織了,本來紗織害怕露出真面目,但如果是Cosplay的方法,扮演另一個角色就可以,所以紗織根本就是選擇COS「槙島紗織」︰

看著我們的反應,正『Cos著大小姐』的紗織,將手掩在嘴邊,露出了淑女風的微笑。

「能讓你們如此驚訝,我就很開心了。扮出這個樣子的努力,也是值得的」

接著她輕輕提起了裙子的兩端,按古禮施了一禮。

「京介先生,kiririn小姐,黑貓小姐。初次拜會,我是槙島紗織」

「那個是——你的真名?」

「是的」

我微微側了側頭,終于釋懷了。那種舉止態度已經是登堂入室級別的東西了,雖然說是比平時更加努力的扮演了,但看起來非常自然。簡直像是這才是她原本應有的姿態一樣。

「說起來那個,不是在來這裏路上看到過的學校的制服……嗎?」

「……這個樣子——真的是Cosplay麽?還是說……」

我聽見了桐乃與黑貓帶著動搖的聲音。

「呵呵」

聽到紗織這意義深厚的微笑,我還是一句話也沒有問出口。

黑貓最終也沒有問出那個問題,不過——

 

『初次拜會,我是槙島紗織。』

 

紗織的感情,卻已經完全傳達過來了。桐乃和黑貓也一定明白吧。


不過這邊筆者這邊還是堅持要說,大小姐模式的紗織真的太萌了,可以用變身來形容,真的是太可怕了。

 


紗織詢問之下,知道京介三人是因為擔心她才來,又在一次做出萌死人的動作,結果害的京介被黑貓和桐乃攻擊,這一幕又讓原本曖昧的氣氛緩和,之後紗織說明了她創辦宅女茶會的原因。


原來之前所看的收藏品並不全部都是紗織個人的收藏,而香織這個姊姊也是真實存在的人,原來紗織的姊姊過去也曾以領導人身分召集一群朋友,當中也包含了紗織,這些人過去就像現在的京介四人一樣,然而:

「不過現在都已經分道揚镳了」

「爲什麽?」

喂桐乃……可以問這個問題麽?

紗織對於這個疑問稍微思考了一下,保持了原來那靜靜的笑容,繼續說道。

「因爲有各種各樣的理由」

紗織微微有些寂寞的樣子說了。

「最大的一個理由,是位于團體中心的我姐姐結婚,並且到海外去了吧。看起來很堅硬的人際關系,只要缺少了一個主要的齒輪的話,會意外地簡單崩壞掉哦」

缺少了一個——麽,好像在哪裏聽到過這句話。

應該是這傢伙嘴裏說出來的吧。就在桐乃不在了的那個時候。

「在這個團體裏裏——有一個人在轉校後交上了一個普通的男朋友,說了要處分掉以前的同人志和塑料模型。……還有高中畢業後去德國留學的人,爲了專注於研究,就把非常喜歡的遊戲和漫畫都留在了日本。……也有習慣了的生存遊戲場所消失了,就轉移了遊玩地點的人……就這樣一個一個關係良好的人們漸漸離開了,不知何時就只剩下了我一個人。還有大家留下的這麽多東西,以及殘留在記憶中的愉快回憶了」

紗織用手指作出了手槍的形狀對著空氣「啪」地開了一槍。

「所以,不偶爾陪它們玩玩的話,這些孩子也一定會很寂寞吧」

所以才會穿上那樣的衣服,一個人玩起生存遊戲啊。

…… 寂寞的,應該不只是那些東西吧。

『朋友這種東西,並不是會永遠留在身邊的。』——

原來如此啊。桐乃一聲不響就去留學的時候,紗織生氣的原因就是這個啊。


正因為『朋友這種東西,並不是會永遠留在身邊的。』,所以紗織比誰都要重視朋友,正因為如此,紗織創辦了宅女茶會:


「後來……某一天,我忽然想到了。我也可以像姐姐一樣,讓自己成爲中心,建立一個朋友的圈子試試看啊。這樣的話,只要我自己不消失……只要我一直集合著大家,維持著快樂的聚會的話……朋友們也會一直留在我身邊的吧……所以,我就——」

「開設了那個SNS社區……和我們幾個相遇了,對吧?」黑貓說到。

「嗯。……這可是我擠出了僅有的一點點勇氣才做到的哦?只會東想西想的我,究竟能不能當好大家的代表呢……我一直非常擔心呢」

『哎呀哈哈,真是不好意思。—— 在下其實也是第一次擔任線下會面的幹事——所以想著盡量讓大家多喜歡一點,才拼命扮演與領導相應的角色哦。』

……她好像說過這樣的話吧。

打扮成那麽奇怪的樣子。用著『在下』這種稱謂,當時還不由讓我覺得『這傢伙是怎麽回事啊?』。

紗織這傢伙,在那個時候……其實心情已經到達了極限吧。

順勢就變成那副樣子了麽……

這還真是,這還真是……我懷著萬般感慨說到。

「真是個天然大小姐啊」

「曾經是個天然大小姐啦」


或許在許多方面,紗織還是一個天然大小姐呢,聽完紗織的心聲後,三人立刻做出了回應:

「暫時還是會在這裏的啊。而且,即便今後,我們各自分散開來了……」

桐乃用幹脆的聲音斷言。

「我也不會放棄我的興趣。也不會放棄妳這個朋友——妳有問題麽?」

「……我也說過不少次了,我的朋友很少呢。……呵呵呵……不要以爲能夠逃脫我的『詛咒』哦」

黑貓也露出了她別扭的本性。

「……就是了。當然,未來的事情我們還不知道,但至少現在,妳沒什麽可以擔心的。我也很喜歡妳,準備上的大學也沒那麽遠,不會有什麽無法見面的情況産生啊」

最後我也向她傳達了自己的心情。然後——

「……是的……!」

紗織一邊笑著,一邊用手指拭去了臉上的淚水。

「喂,喂……妳別哭啦……」

「因爲,太開心了……明明不是我企劃過的事件,但竟然這麽的……」

也是呢。仔細想想的話我們至今爲止也一直太過于依賴妳了。出去玩的時候也是,基本上都是妳一個人定下的計劃吧。妳還那麽開心的話我反倒要覺得不好意思了。

黑貓把手帕遞給了紗織。

「爲這種事情感謝我也會很困擾的。我們幾個——只是自己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已」

這就像是紗織在照顧我的那段時間裏不斷反複的那個口癖一樣。


朋友或許不是永遠的,但筆者相信,一起經歷過的時間,會是永遠的回憶,就像這一刻的畫面,會永遠銘刻在記憶中,就會時間過去也可以在回想起,如同京介最後所說:

我一生,都不會忘記這件事吧。

 



第四章


故事一開始就提到新的人名「莉婭•哈格利」,其實也不算是完全沒有提過的角色,其實她就是桐乃之前在國外的室友,也是跑步一直跑不贏的對手,是桐乃所謂『世界上跑得最快的小學生』。

如果說努力可以獲得一定的成果,那是否也代表本身有努力可以開發的價值,但就算在努力總是會有一定極限的,莉婭就是在跑步上的天才,加上她驚人訓練量,桐乃會輸給她也不是沒有道理的,不過桐乃還是贏過她一次就是了。


本來在再說莉婭這個角色,故事卻突然轉到京介的不是蘿莉控宣言,開始說明了自己心中的喜好排名,其實就像他所說,在某個意義上是一個深刻的問題,比如說以下情形:


那是因爲我的面前,一個小學生模樣的女孩,一絲不掛地站著。


京介剛回到家就發現一個小女孩,然後她裸體,正感覺時間點很糟糕的時後,桐乃也只包著浴巾出現,然後浴巾掉了,桐乃也裸體了,之後結果就不用說了。

 

被揍個半死的京介想起之前桐乃曾經說過,有國外留學時朋友要來,是一個像她妹妹的同學,很自然發生這件事之後,桐乃越發懷疑京介是個蘿莉控要將京介趕出去家門。

桐乃雖然說兩人關係非常好,不過莉婭經常對桐乃惡作劇,經常惹得桐乃要教訓她,而且是非常動真格的教訓,不過讓京介意外的是,莉婭一開始對她的好感度就是好到破錶,反而讓京介感到疑惑就是了,她的可愛表現讓京介都開始懷疑自己是不是有蘿莉控傾向了。

 

晚上舉辦了歡迎會,然後又發生了洗澡間事件,然後京介又被教訓,在這中間京介看著桐乃和利婭的關係,桐乃扮演了一個大姊姊的角色,給予了京介一種「……如果我們擁有妹妹的話,一定是那樣的吧。」

而且他應該也看出來,桐乃與莉婭就像他跟桐乃一樣,有一個比自己還要厲害的妹妹,所以京介佩服桐乃,仍然如此的喜歡莉婭,這是京介自己所做不到的事情。

 

第二天來到秋葉原的三人,為何來到秋葉原,桐乃的說法很有趣,但筆者不下定論就是了,理所當然莉婭的自由自在給了京介和桐乃兩人許多麻煩,而在回去的談話過程中,京介終於理解為什麼莉婭比桐乃更加厲害,對莉婭而言,跑步是她最大的樂趣,只要能跑步就是快樂,等於是把所有才能和時間都集中在一點上面;而桐乃則是把時間均等的分配在她所有喜好的事物上,有限量的時間,自然在跑步的這一方面,莉婭遠遠超越桐乃,所以桐乃才會在那時候做出選擇丟棄一切收藏,想要有著同樣的條件來戰鬥。


然後莉婭終於說出了她來的真正目的,她想要再一次與桐乃一決勝負,兩人來到了學校操場一決勝負,在跑的過程中,京介的喊加油聲中,終於承認自己是個妹控了,雖然桐乃最後還是輸了,不過終於莉婭明白桐乃當時能夠贏自己的秘密,京介認為她誤會了,當然毒者都知道,京介所知道的才是真正的誤會,第二天:

達成了『完成華麗的複仇,欣賞桐乃沮喪的表情』這一目的的莉婭,立刻就表示了「那,我就回去了」。

看著大幅縮短了停留日程,立刻就完成了回程准備的莉婭,我略帶驚訝地問道。

「……你,真的就只是爲了這個來日本的啊……」

「哎—?啊哈哈哈——,真是的,大哥哥好笨哦——」

喂,這什麽意思。我可不想被笨蛋說笨。

正在客廳檢查行李的莉婭,坐到了坐在沙發上的我旁邊。將臉湊近,切•切•切地搖了搖手指。

「莉婭所說的,你真的有好好聽嗎?當然,對桐乃的複仇是第一位的目標喲?但是,也不只是這樣」

「啊啊……觀光啊,來見桐乃什麽的吧。但是,這個,」

在優先順位來說,沒多高吧?

所以在完成了對桐乃的複仇後,就沒有其他理由繼續待在日本了啊。

「不是喲—。完全,不對—」

不知是我搞錯了什麽,莉婭抱著肚子哈哈笑了起來。

是我看錯了嗎,她在一瞬間——露出了大人一樣的淫糜表情。

「莉婭呢,想知道,那個時候爲什麽會輸給桐乃。是來確認,那個時候,能讓桐乃加速的東西到底是什麽。這就是莉婭真正的目的。雖然在那邊問過大家後,大致上是可以想到了——但還是想用自己的眼睛來確認一下」

 

與桐乃約定以後要繼續比賽,然後對京介做出愛的告白之後,莉婭就像風一樣,突然過來又突然離去,讓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第六集的故事到這裡也到了捷委的部份,最後桐乃留下了最大的爆點,也就是下一集故事的主題重點:

「呐,我有件事想求你」 

「哦,又有『人生咨詢』了嗎?」

我對自己語氣裏所包含的無意義喜悅而感到悔恨。

可桐乃卻搖了搖頭。

「不是。之前已經說那是“最後一次” 了」

「是嗎。……也是啊」

確實,妹妹的『最後的人生咨詢』已經結束。

今後,桐乃也不會再向我提出『人生咨詢』了吧。

不過啊。說到底,人生咨詢,本來就不是什麽有第一次最後一次的東西。

『人生咨詢』和『請求』,有什麽區別呢。只不過是換了個名字而已吧?

嘛,對桐乃來說有區別的話,那我也沒什麽話好說。

呀,這還真是奇怪啊。在接下她的第一次人生咨詢時——明明就覺得這不合我風格,不怎麽起勁來著。現在卻這麽——呀,嘛,我現在還是很討厭啊。

「那,是什麽?你的那個『請求』。今天我心情不錯,額外幫你下也可以哦?」

至少要讓人覺得,我是實在沒辦法才會答應她的。

今後,與不可愛的妹妹的日常生活,一定也會象這樣,繼續持續下去。

這樣的願望,我也不是沒有想過。

「嗯,那個,那個……很難開口啦」

 

「——你,做我男朋友吧」




啊啊!這篇結束了!!

看到最後想必大家都跟筆者一樣,非常期待下一集吧!

筆者也等不及要看下一集了,那麼我們下次見囉!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 心重力 )) 的頭像
(( 心重力 ))

(( 心重力動漫創意工作室 ))

(( 心重力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