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劇透‧慎入

5.jpg

筆者:傑特‧卡爾斯德

 

故事進入終章

而主線也將從黑貓的身上

轉回到桐乃得回合!

 

 

 

 

第四章

故事來到了第四章,雖然這一集號稱是黑貓的回合,但各位讀者不要忘記了,這本小說是「我的妹妹哪有這麼可愛」,不是「我的黑貓哪有這麼可愛」,故事的最後終於要回到桐乃的身上去了,令人疑問的是之前這麼長一段時間,不是都沒有桐乃的消息嗎?是的,沒有消息就是目前桐乃在國外的現況。

 

社團的遊戲事件劃下了落幕,京介回到了日常的生活,在某一天放學的日子和麻奈實一起遇見了黑貓,而黑貓和之前一樣正在做值日掃除工作,不同的是這一次她的身邊有著瀨菜這個朋友,京介感覺到自己要做的事已經做完了。

 

 

但在離開之後收到兩通訊息,一通是黑貓的訊息,要約他等一下在校舍後面見面,然而還沒有理解之前,京介又發現另一通訊息是桐乃的訊息,而且內容竟然是:

把我放在你那裏的收藏 全部 扔掉

 

這對京介而言可以說是不能理解也無法想像的訊息,比誰都狂熱的桐乃竟然要捨棄自己過往的收藏,這簡直就像是一種自我否定的行為,因為那除了是收藏之外,更是一種過往回憶的証明,京介思緒混亂之下,決定聯絡桐乃的好友綾瀨來詢問情形,然而更加打擊的是:

您所撥打的用戶,拒絕與您接通——

您所撥打的用戶,拒絕與您接通——

咔恰,嘟—,嘟—,嘟—,嘟—…… 

 

綾瀨把他設為拒絕接聽的對象了,這對京介而言是雪上加霜的致命一擊,而這麼時一旁的麻奈實則告訴京介,她有綾賴的聯絡方式,而且貌似兩人感情還很不錯,對於這麼組合,不要說是京介了,連筆者都是滿頭問號,這兩人啥時有這麼多互動了,或許作者以後會解釋吧。

 

總之靠著麻奈實京介總算聯絡上了綾瀨,雖然先被綾瀨毒舌了一下,不過一提到桐乃兩人一起陷入了低潮情緒,原來不只是京介和黑貓等人,綾瀨同樣也沒有收到桐乃的任何連絡,綾瀨還為此又陷入了自我的世界,想說是不是自己被桐乃討厭了,而經過京介精神激勵後,又回覆了精神,筆者如是想,或許綾瀨並沒有自己表現想的那樣討厭京介吧,然而這一番對話同樣沒有桐乃的消息。

 

結束綾瀨的通話並且和麻奈實分開以後,京介先依照約定去尋找黑貓,然而京介此時的思緒中都是桐乃的事情,而這樣的表現,黑貓看到以後,把原本要說的話吞了回去,改成去詢問京介,京介說明了事情的原委之後,被黑貓斥責了。

 


看到「現在」還在這裡的京介,黑貓發出了嚴厲的質詢:

「——然後呢?你現在,爲什麽還在這種地方磨蹭?」

這是她,聽完整件事情後,說出的第一句台詞。

「咦?」

「我是在問你,爲什麽在這種時候,你還會接受我的指示跑到這種地方來?」

黑貓她,靜靜地憤怒著。這是苛責,這是藐視,也仿佛是在後悔。口中吐出的是悔恨,懊惱的詛咒,就與,曾幾何時一樣。

「呀,但是,就憑這麽短一封郵件——」

「『就憑這麽短一封郵件』,已經十分清楚了吧。你的妹妹她,陷入了會讓她發出這種郵件的狀況。還是說,你覺得你的妹妹,會因爲開玩笑或是好奇而說出這種話?就算是交情尚淺的我,也覺得這根本就不需要去多想啊?」

 

 

京介被國外這個名詞所困惑,不知道自己能做什麼,然而黑貓很明確的告訴他不過就是在美國,只是聯絡不上,又不是不知道人在哪裡,為何不發出行動,過去不都是如此嘛:

「那又怎麽了?這是什麽很不得了的問題嗎。又不是回去了魔界,又不是墜入了地獄。只不過是聯系不上而已。即知道她的住處,還有方法可去,甚至連擔心的感情都被你喚醒了——這還有什麽不夠的?」

黑貓,緊緊地咬著下唇。

然後,朦胧間,就好象是從地獄的底層所傳來的,黑暗而又沈重的聲音,自她的口中傳出。

「你真的是,真的真的真的——是一個無可奈何的廢物啊,前輩。遲鈍木頭反應又慢,色狼笨蛋懶惰人渣——可卻又那麽溫柔。就跟妹妹一樣的惡劣。真不愧,是兄妹呐」

最後那一句就是黑貓的心聲,京介和桐乃都一樣,總是讓她感覺到厭煩卻又喜歡,有時候覺得他們兩人好像幫不上忙,卻又是很重要的心靈依靠,真的可以說是一種讓自己感覺惡劣的情形,縱使自己並不是真的去厭惡。

 

 

然後黑貓就像京介「表白」了,告知京介,她這一段時間的感覺:

「很多方面,都改善了。……比如,班級那邊,有很多。所以……姑且,報告一下」

斷斷續續地,組織著不清不楚的台詞。她仍然是那麽不擅長說話啊。這種饒圈子的做法,一般,是什麽都傳達不到對方那兒的。但是,我會明白。我也明白,她這樣將我叫出來的理由。這家夥,是想向我道謝吧。所以,只聽台詞,這也許是番極爲奇怪的對話,不過,我這麽回應到。

「……不,我又沒做成什麽」

「確實,你沒派上任何用場呐」

她肯定了!?這裏不是應該說『才沒這回事喲』來否定的嗎!?

「但是,我很高興」

「…………」

「……你說,不是作爲妹妹的代替品,而是擔心著我,我很高興」

黑貓,一邊說著,一邊低下了頭。

等,等一下……這家夥……到底在說什麽啊……。

「你說,不是“哥哥”,而是“前輩”比較好,我很高興」

是因爲緊張吧,裙子前緊握著的雙手,正在顫抖。

「陪我加入同一個社團,爲被班級所孤立的我擔心,幫忙我做遊戲企畫,甚至用和田村前輩在一起的時間作爲交換——來陪著我」

 

 

不是京介的行動真的達成了什麼,而是京介的心意讓她感到高興,不是替代品讓她感到高興,為她擔心的心情讓她感到高興,陪伴著她的行為和心意讓她感到高興,黑貓雖然繞了圈子但已經將要說的話說了出來,所以她詢問著京介:

「我已經,坦率地說出來呢,那麽——你要怎麽做?」

 

 

其實黑貓心裡很清楚,桐乃現在需要人的幫助,而京介其實是想要去幫助她的,京介在此終於下定決心要出發去見桐乃,而在準備離開之前,黑貓做出極度甜美又被稱為閃光的行為:

留下了淡淡的甜味,黑貓通紅的臉,從我身邊離開。

「……妳……妳……」

在,幹什麽啊……。聲音嘶啞,在從口出發出之前,就已經消失。

這是……這是什麽意思啊!?

黑貓,只憑表情,就明白了我內心的疑問,她這麽回答到。

「……這是,“詛咒”喲。如果你半途而廢,就會死的詛咒。直到你完成我的願望之前,都無法“解咒”……。真是可憐,這樣下去,你就會全身噴血,痛苦不堪地死去」

黑貓,一邊臉刷紅到了耳朵根,一邊「……呼」露出了極爲邪惡的微笑,

「明白了的話,就立刻從我的眼前消失。去管你自己妹妹的閒事吧」

狠狠地,從我身後推了一把,將我,送向了天空的彼方。

京介回到家裡與家人討論後,父親給予大力的支持,而依照情形推測,原本是父親自己要去的,聽見兒子如此說之後,決定將一切交給他。

 

 

繞了這麼多圈,經歷了許多事情之後,京介終於見到了桐乃,當然桐乃是有被嚇到了,不過之後依然先是毒舌一下京介,桐乃有點憔悴比之前更瘦了,桐乃詢問京介到底是來做什麼,京界拿出了背包裡的東西如此說著:

「我是來這裏,玩H遊戲的」

 

 

這真是讓人驚訝卻不超脫本部小說的故事發展,想一想桐乃離開前似乎也是和京介一起玩H遊戲的樣子,而且京介拿出來的還是當初桐乃送她的那一款遊戲,當然對此桐乃是有許多疑問的︰

「吶,你真的明白嗎?而且,爲什麽你就這麽硬是要和我一起打H遊戲啊,你還沒告訴我理由?」

「嘛,有什麽關系嘛。別在意這種小事」

「你真的明白自己到底在說什麽嗎?爲了和妹妹一起玩H遊戲,都飛到美國來了,還說『別在意小事』?」

一點都不小呐。客觀來看這完全就是變態呐。

但是,如果我真的說出來了你肯定會生氣的嘛。所以我不會說。

其實京介只是想藉完H遊戲讓桐乃恢復精神,然而如果真的老實說肯定會被罵甚至被打,所以京介絕對不會說的,縱使那是事實。

 

而詢問了桐乃的情形,她第一個哭訴的就是沒辦法勁情的玩H遊戲,因為跟她同房的室年紀更小,桐乃表示終於理解只有在爸媽不在時,才能偷偷看A片的男孩子的心情了,對此筆者和京介有同樣的想法,這一次如果被抓到就沒有辦法救妳了喔。

 

一邊玩著遊戲,兩人的對話逐漸變少,最後桐乃終於開口了︰

「呐……你呢?」 

「……什麽『你呢』?」 

「我是說~…………大家不都很擔心我嗎?……你呢?」

「當然擔心了」

這有什麽好問的。不擔心的話,我怎麽可能來這裏。

沒有看她,我這麽回答到。

「……哼」

 

 

其實桐乃的心理是高興的,因為京介很擔心她,擔心到追了過來,兩人之後又陷入沉默,這一次則換成京介來開口︰

啊」 

「……什麽?」 

「見不到我,會寂寞嗎?」

「你蠢嗎?這怎麽可能啊……」

「是嗎,我可是很寂寞哦」

「……哎?」

「有意見?」

「沒,沒有啊……哼……是嗎。……我不在,你會寂寞啊」

「是啊。超寂寞的,還被黑貓給罵了。她說,別拿我當成妹妹的代替品」

「妹控」

「妳管我」

 

 

雖然簡短,不過京介在此時終於承認了,承認自己是個妹控,看不見妹妹會寂寞,縱使兩人經常吵架,縱使經常嫌妹妹任性妄為,但是一旦無法見面就會感到寂寞,然後桐乃談到黑貓,說著跟黑貓當初類似的話語,什麼剛好趕到厭煩了,現在見不到正好什麼的,其實心裡就跟黑貓一樣︰

桐乃哼了一聲。在床上擺出體育坐的姿勢,將臉埋進膝蓋裏。

長長的頭發,順滑地傾瀉下來。

就好象是在說著——想見朋友。想和她們說話。想和她們一起玩。

沒錯。她不可能不這麽想。桐乃她——最喜歡她的朋友們了。

京介最大的疑問就是,既然是如此想的,既然妳也感覺到了寂寞,為何就是不跟大家連絡呢?

 

 

然後京介問出了最想問的問題,那一封訊息到底是什麼意思,桐乃的回答是要丟掉那些收藏,然而京介的疑問不是這麼行為本身,而是為何要這麼做,兒童奶也回答了:

「……不這樣的話,我就沒辦法出去自己心裏的軟弱」

「軟弱?」

「是的……」

桐乃她,斷斷續續地,開始敘述著一切。

「憑我的實力,根本沒辦法在世界範圍裏挑選出來的田徑強化選手裏立足,這我一開始就明白了。不過我本來就是爲了成長而積累經驗,才會參加這個留學計劃的。不可能一開始就很順利,這我明白……所以,在我來到這裏時,就給自己套上了一個規定」

「規定?」

「嗯。在我在官方的計時上贏過這裏的所有強化選手一次之前。不會和日本的朋友們聯絡的,規定」

「————」

因爲這個。就因爲這個原因,她才沒和任何人說一聲,就跑到國外去了嗎。

「剛剛決定的時候,我覺得,只要拼盡全力的話,還是有希望的——這只是個有點高的目標而已。我也知道這樣肯定會讓別人擔心,這樣並不好,可就是因爲這樣,我想,『只要贏了就行了』『爲了能和大家說話我必須贏』……我想要,這樣去努力。我想,趕快贏下來,把原因都告訴她們,想跟她們道歉。但是…………」

再之後,因爲哭聲已經聽不清了。可不用聽我也明白。

簡單來說,桐乃因為無法達到自己預定的目標,而痛苦和煩惱著,最後決定將自己的收藏都放棄,讓自己可以更加覺悟,而這種行為也算是一種自我懲罰,或許看起來很愚蠢,卻是約束自己不去連絡任何「朋友」的桐乃所想出來的唯一方法。

 

 

桐乃總是靠著氣勢,相信自己能達到目標的去向前邁進,一直以來她都靠此成功了,然而如今她面對的是更加堅硬的牆壁,一昧的突進不但沒有突破,反而讓自己遍體鱗傷,其實已經快接近崩潰了。

 

這可以說是努力的異常,執著的的體現,然而長久下去只會讓身心都無法承受,京介能夠在事情沒有惡化下去之前到來,可以說是太好了。

 

「跟我回去吧」

對於桐乃的回答,京介做出如此宣言

 

在這邊什麽都沒做。什麽都沒做成。她是想這麽說吧。

我想,把桐乃帶回日本。即使,要我將妹妹一直一直所重視著的『堅定的決心』折斷也好。或許這樣是很殘酷,或許這只是我自以爲是強加在她身上。但即使這樣,我還是想帶她回去。

就好象,我無論如何,也不能放著被班裏孤立的黑貓不管一樣。

這次,是對我自己的妹妹,用我自己的自以爲是,去管她的閒事。

或許是自以為是,但的確也是看不下去,因為京介是桐乃的哥哥,無法看著自己的妹妹如此下去。

 

 

「我怎麽做得到!這麽難看!你以爲我是誰啊!?」

「妳是我妹妹!」

我也,在妹妹的面前直視著她,喊了回去。

「……!……我,我不懂你在說什麽……」

「妳是我妹妹!擔心妳有什麽不好!妳狀況不好吧?很辛苦吧?妳想和自己的朋友聊天,想和她們玩嗎?那就回日本來啊!」

「做不到啊!我連這裏最小的女孩子都從來贏過!這種樣子,我要怎麽跟以前贏過的人道歉啊!」

爲什麽要道歉。自傲很好。責任感強很好。但是妳再怎麽說也做過頭了啊」

「哪裏過頭了!這點程度都做不到的話,我根本就沒辦法一路贏過來啊!你懂什麽!?我至今……都是抱著怎樣的心情跑過來的……」

咚!桐乃一拳打在了牆壁上。臉上瞬間露出了吃痛的表情——但馬上,又用擠出來一樣的哭聲斷言到。

「你這種人,絕對,不會明白」

「或許吧」

桐乃的自尊心讓她有著無可比擬的氣勢和決心,她的自傲也是同樣的,所以她無法理解京介的想法,但是同樣的,她的想法一樣無法被京介理解,為何要做到這種程度,已經夠了吧,很累吧,就算不能理解桐乃的努力意義,京介也能體會她痛苦的地方。

 

 

我承認。一直無視著妹妹,一直把她當成不存在的我,事到如今根本沒到底能對她說教。

「但是啊。妳現在繼續在這裏掙扎、逞強,留在美國……這樣就能讓妳贏了嗎?教練今天不還因爲妳身體垮了,讓妳休息的嗎?在這種無視周圍的狀況下,妳就能追上妳敵不過的人了嗎?」

「這根本就沒關系。我非贏不可。所以我能贏,就是這樣」

何等亂來的理論。唯心論也給我有點限度吧。

這家夥,過去似乎跑得很慢。到現在來想。可能——桐乃她,可能並沒有多麽出衆的才能也說不定。

才能所不足的地方,可能就是用眼前的這股氣勢和毅力,來將並駕齊驅的對手給打敗的吧。

爲了發揮出超越自身實力的力量,禁欲到極致的精神。

這就是高坂桐乃快速的秘密。

 

 

是的,或許桐乃根本就沒有太出眾的才能,她的一切都是靠自己的努力所成功的,然而如今她遇到了瓶頸,這是她的毅力和氣勢也無法越過的,越是努力就越是受傷,所以京介希望她先回日本,調整之後再重新出發,然而桐乃覺得這太不乾脆了,京介對著這樣的桐乃終於說出他最真實的心聲:

我雙手放在妹妹的肩上,從正面看著她的眼睛——

「你不在我很寂寞啊!」

這是懇求。

「……咦」

我對著身體僵硬的桐乃,喊出了發自我內心的請求。

「說了那麽多大道理!到頭來還是這個啊!妳方不方便我才不管!黑貓也好绫濑也好,都只是贈品!我就是不想看到妳不在,我寂寞,所以我要帶妳回去!就是這樣!妳有意見嗎!」

雙層床嘎吱作響。

嘶,我吸了吸鼻子。難看的是,我真的哭了。

不妙啊。真的瘋了。我到底有多怕寂寞啊。

即使是桐乃,現在也是徹底無語了,就只是睜著眼睛石化在那裏。

「……你,你……」

「……跟我回去吧。不然,我可能真的會死」

糟糕的是,我真的是這麽想的。

我這是,沒辦法啊。或著說……是無可救藥啊……。

但是,這不帶任何修飾的自作主張,就是我真正的心情。

終日懶散的大哥,送給過於努力而即將崩潰的妹妹的,竭盡全力的真心話。

「妳已經,不用努力也可以。不用那麽厲害也可以。妳討厭我可以。不用在意周圍的眼光。如果有人對這麽努力的妳敢有意見的話,我就去揍飛他」

我到底有麽自作主張啊。我現在,正在拖自己妹妹的後腿。正在唆使著在海外努力的妹妹,讓她遭受挫折。

我希望——妹妹幸福。希望她能,在我能看得到的地方幸福。

雖然把自己的真心全部掏出來實在是很難看。可做大哥的,都是這樣的。

或許會感到愚蠢,但這就是京介最真實的心聲,希望自己的妹妹能在自己看的看的地方幸福,不用這麼努力也可以,討厭也沒關係,不要去在意周圍的目光和看法,做哥哥的會把一切都解決掉,不要在這麼痛苦下去了。

 

桐乃停止了哭泣,說著自己了解了,但有事要先去解決一下,筆者相信這一瞬間,京介的心意是有傳達給桐乃的,在這之後,桐乃和京介一起回到了日本。

 

 

下飛機的當天,黑貓喘著氣卻又面無表情的出現在機場,桐乃和黑貓兩人明明都很高興,卻還是像往常一樣,互相吐槽、爭吵般的對話,依然無法坦率的兩人,繞了許多圈子,兩人其實只是要說:

「歡迎……回來」

「……嗯……我回來了」

 

 

而桐乃所說那個唯一贏過的一次,就像黑貓所說的,是在什麼時候呢?相信眼尖的讀者都應該注意到了,筆者就不再囉嗦了,筆者就像京介一樣,說上那最後一句:

「歡迎回來,桐乃」

 

 

 

呼!黑貓的回合雖然結束了

但在筆者的心中,依然還是持續著!

下回將進入第六集,那麼我們下次見了。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 心重力 )) 的頭像
(( 心重力 ))

(( 心重力動漫創意工作室 ))

(( 心重力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