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劇透‧慎入 

05-1.jpg

筆者:傑特‧卡爾斯德 

 

 

承接上次的第二章

這次進入第三章的回合

 

 

 

第三章

部長突然的命令,要黑貓和瀨菜兩位新人合力製作一款遊戲,雖然是強制性的,不過正如部長所說,遊戲是團隊製作的成果,兩人的個人技術雖然都很高,但是團隊意識甚至低於零,而京介也希望能幫忙而一起加進來,第三章的故事就從這裡開始了。

 

面對下個月要舉辦的遊戲製作比賽,瀨菜和黑貓兩人開始,各自準備自己的企劃而開始行動,而京介也去書店尋找資料,就在這時候遇到瀨菜,不過她是來買BL向的作品就是了,瀨菜腐女論由於筆者是男性所以無法完全理解,不過總覺得哪裡怪怪的,雖然筆者對於從耽美演進到後來的BL有些許認識,但終究不夠熟析,所以無法做出透徹的結論,但不管是腐女還是御宅族筆者都不太喜歡這種過於隱藏和自嘲的說法,筆者個人認為,在意時間、地點和場合不代表要一昧退讓就是了,扯遠了,再將主題拉回來。

兩人談論了許多東西,然後也偶然的談論到了桐乃所寫的小說,瀨菜的言論也就代表了所謂的電波不合的問題,這也代表了她的性質其實跟黑貓滿接近的,從對談中可以感覺出來,瀨菜其實是一個好女孩,只是行動和語氣有時後會讓人感覺到討厭就是了。

兩人的談話因為京介的一通電話而中斷,菲儀特小姐打電話給京介而將他約出來見面,都寫到第五集了,菲儀特是誰筆者就不再多說了,不知道的讀者請回頭從看一遍,原來她想要像黑貓道謝而特地將京介約出來詢問,從對話中聽的出來她的生活真的過的很悽慘,而她也決定放棄創作者的身分,而要轉向去當編輯,而且她也透露出,桐乃的小說第二集,桐乃也有邀請她一起參與編輯,其實從之前的故事來觀察,或許她的編輯能力比她的創作能力更加優秀,菲儀特或許沒有創作出有趣的作品的能力,但卻擁有讓作品變的更有趣的能力,最終能夠認知自己的能力,而決定放棄而走向另一個方向,不得不說這其實就是一種勇氣。

而京介告知她遊戲製作的事後,她給予了挑選獲勝率較高的類型去參加的方法。

 

 

京介查詢了比賽資料後,在隔天的社團上說出了——來做H遊戲吧!」的提議。

 

 

京介的提議在許多方面可以說是沒有錯誤,不過基本上未成年的人去製作成年遊戲就已經有許多問題,何況製作者的兩位還都是女性,這神經可以說是粗的可怕了,不過就資料分析來看,這真的可以說是一項正確的建議,雖然被瀨菜痛罵了一頓還加上了一個性騷擾前輩的稱號,不過這個提案也算是通過了。

再來就是黑貓和瀨菜的遊戲企劃發表會,最後由投票來決定哪個企劃來製作,而在之間有個小插曲,京介和麻奈實在午休時意外看到黑貓一個人在中庭吃便當,對於這樣的黑貓,京介更加感覺到不能不管,而之後麻奈實問起京介喜歡的女性類型,京介的回答還真是清清楚楚啊,然這只是小插曲就是了。

 

很快的就輪到黑貓和瀨菜兩人的發表會了,一開始是瀨菜的發表,當中有許多遊戲專業術語,有興趣的讀者可以去查詢,筆者就客觀角度來說,瀨菜的企劃很不錯,遊戲性高也容易吸引迷來關注,加上她個人的程式技術,保障了製作週期的問題,真的是不錯的企劃。

 

然後是黑貓的發表,黑貓的遊戲以單純小說遊戲為方向,黑貓的優勢在於快速的文字、圖畫創作能力,畏畏縮縮的黑貓在京介的幫助下,終於能夠將自己內心的言論說出,瀨菜認為黑貓的遊戲走向偏離發售基準,為何不將其改的比較能夠被接受,面對這樣的疑問,黑貓老實(中二)的說出了她的創作原則:

 

「以前,某個朋友曾經讀過我寫的小說」

 

……然後。

 

「被說了『你寫的那玩意,歸根到底也就是自我滿足的自慰小說呢』之類的話」

 

「不是很恰當的建議嗎?再多考慮考慮讀者的事情如何?」

 

「雖說是另一次的事情了,同樣是這個人還對我說過『要教妳這個笨蛋也可以,可是最重要的是作者自身全力地快樂地創作自己想做的東西啊。若非如此的話,是不可能寫出有趣的作品的吧?那不是創作者應有的姿態麼?』這樣的話啊」

 

「這、這位朋友的說法還真是相當的戳痛心靈呢」

 

真是的。是誰啊,把我的後輩當作大白癡拍的傢伙。

 

「不過嘛,所說的東西是沒有錯的呢」

 

某位朋友再說誰,相信讀者都看的出來,基本上這番言論很正確,但是就像之前在編輯部一樣,黑貓的言論重點通常是在後面:

 

「是啊。創作者要『為不致自娛自樂應當替讀者著想』、『應當快樂地創作作者自己想做的東西』、『那才是創作者應有的姿態』這樣這樣。實在是太正經的意見了啊。我都想吐了」

 

喂、喂喂。妳又要……

 

「那種話,是快樂地寫著自己想要做的東西,稍做調整就能達到發售基準的人的說法吧。那麼,快樂地寫著自己想做的東西,卻與發售基準相去甚遠的人到底該如何是好呢?自己打破頭來迎合讀者的話叫『獻媚』、製作自己喜歡的東西叫『自我滿足』,不管怎麼掙扎也永遠達不到『應有的姿態』的」

 

「那種事情妳對我說我也很困擾」

 

 

真的是很令人困擾的言論,但也確是許多創作者都要面臨的問題,如果自己的創作與所謂的主流市場相差甚遠,是否代表這樣的創作真的很差呢?筆者覺得答案應該是否定的,然而要進入商業市場是殘酷的,無法賣的商品自然不會被認同,所以這些創作者就應該放棄嗎?黑貓顯然有自己的作法:

還真是的。不過黑貓喋喋不休的對象,應該不是瀨菜的吧。

 

黑貓現在在瀨菜的對面,目不轉睛地盯著過去曾經對自己說出上述臺詞的對方。

 

「我呢,打心底裏討厭那些看上去很快樂地創作的那幫傢伙哦。我又悔又恨的不得了。真想索性捏死他們算了」

 

「……那不是好心當歹意嗎……

 

「那又怎麼啦?」

 

「什麼那又怎麼什麼了……

 

「哼、反正又不是真的去殺啦。……因為那種人們的作品真的是非常精彩——我也包含在內、翹首期待的人們有很多的啦。隨隨便便、不加思索就把好心當作歹意不是很好嗎。……可是。即使這樣……想要製作能入眼的東西,妳也是這樣想的吧?因為我這邊也是有這份心的啊」黑貓像是在回憶著非常快樂的記憶一般,抿著嘴微笑了。

 

「我在思考啊……該如何做能讓那些傢伙大吃一驚。如何能讓她跪倒在我腳下,來回地說很抱歉看輕了妳呢」

 

我可沒見過第二個有著這樣扭曲的人格傢伙。

 

可是到底怎麼回事呢。無聊的說法,在黑貓這裡會感到令人欣慰呢。

 

 

將不甘心和為動力去創作,將自己最喜歡的心情讓作品展現出來,然後︰

我為了忍住不笑出來而問道。

 

「那?結論呢?」

 

「我們能做到的是,為了盡可能接近可能的理想狀態,找到一個不常引起糾葛的平衡點。不如說是——將錯就錯吧」

 

「將錯就錯?」

 

「對。『應有的姿態』什麼的就將錯就錯當不知道了吧。這樣的話就不會引起糾葛了吧?自己一個人的自我滿足?自慰作品?我管他那麼多。那些想噴的傢伙就隨便去噴吧。我要把我想做的東西以我想做的樣子做出來。畢竟對我來說,同人界就是用來展示自我滿足的100%興趣作品的地方啊。如果說自慰作品無聊的話,那讓他們看看超棒的自慰就行了喲」

 

「我說妳啊無意識地說出了很不得了的臺詞哦!?」

 

 

不管如何都堅持自己的創作,如果沒有辦法去磨合自己的創作與主流,乾脆就走上極端,這個理論筆者不敢說是絕對正確,但筆者相信也沒有人能說是一種錯誤,而且筆者認為,所謂的主流也是隨著時代而改變的,誰也不能保證黑貓的喜好有一天不會變成主流。

最後兩人的發表,全體決定研究雙方的資料,三十分鐘之後來投票,最後結果瀨菜慘敗,原因在於BL,而且還是超重口味的BL,無法接受這個結果的瀨菜,逃跑了,很小孩子氣的逃跑了,無奈之下只能由黑貓和無法成為戰力的京介兩人來製作遊戲。

 

在那之後,由於時間的緊迫,黑貓和京介變成經常要在京介家裡製作,而京介能做的就是遊戲測試,對於遊戲製作,有所研究的讀者對於這個應該不陌生,這是一個耗費時間而又無聊,但是卻不得不做的過程,至於兩人的互動,只能說曖昧而且很閃,讓筆者閃到不可自拔的境界,對此筆者就不囉唆了,當中有提到沙織最近很忙比較少連絡,這又是之後的伏筆了。

然而遊戲製作卻不是這麼順利,雖然文字劇本和CG圖畫黑貓都能快速製作,然而在程式方面卻出現了問題,造成了遊戲無法進行,而社團的人卻發現,要修正的問題太多,可能無法在比賽前修正完成,雖然大家都說第一次製作到這樣已經很不錯了,但是黑貓的不甘心是很明顯的,思考後的黑貓毅然決定求助於瀨菜,而這時的瀨菜其實正陷入自己的糾葛中,對於打破自己的原則,卻又無法老實認錯的自己的內心陷入糾葛,而正如京介所說的,這是每個人都會有的情形︰

 

這並不是什麼非常過分的事情。在這件事情上,我沒有批評她的資格。

 

因為,我也是這樣的人。

 

不,任何人,都會出現這樣的糾葛,然後伴隨著這樣的糾葛生活下去。

 

 

是否過份我們暫且不論,只能說這是人性掙扎的部份,然後黑貓卻做出了出人意表的行為︰

黑貓她,深深的低下了頭。

 

「拜託了,請和我一起做遊戲。」

 

自尊心非常高的,非常害羞的,很不坦率的——那個黑貓。

 

在現場的所有人瞠目結舌,這也難怪,就連我都驚呆了。為了確認這不是自己看錯了,用力的眨了好幾次眼睛。

 

黑貓用力的握緊拳頭,雙腳微微的顫抖著。

 

肯定是非常不甘心的吧。在眾目睽睽之下,作出了這樣的舉動,這大概是她出生以來的第一次。

 

儘管如此,她還是飽含誠意的,向對方深深的鞠了一躬。

 

 

黑貓的個性是高傲而且不服輸的,說是中二也好廚也罷,這樣不坦率的黑貓居然會這樣拜託請求他人,真的是跌破所有人的眼鏡,瀨菜自然會疑問黑貓的堅持是為了什麼,對此黑貓說出自己的原因︰

「自己一旦開始做某件事情,就一定要堅持到最後。目標要定得高,然後盡全力去做。以某人作為樣板,我下了這樣的決心。如果不這樣做,我,永遠都是敗犬——懷抱著骯髒的怨念,彷徨在漫長的時光之中。我的自尊心,不會允許這種難堪的樣子。」

 

「……妳在……說什麼?」

 

「現在已經到了遠方的,最討厭的朋友的話題。」

 

剛才的那番話是在說誰,我自然是非常明白的。

 

受到相同物件的影響,邁出了相同的步伐——然後現在,同在此處。

「難道說……這就是妳說過的,想要讓她大吃一驚的那個人?」

 

「……嗯,沒錯……想要讓她跪在我的腳邊,舔著我的鞋底。為此,就算丟人現眼,就算再怎麼難堪,就是爬我也一定要堅持到終點。」

 

嫣然的微笑出現在黑貓的臉上。

 

她就好像發現了獵物的貓一樣,舔了舔了嘴角。

 

「開什麼玩笑……居然讓我產生了這樣的心情……不讓那傢伙受到應有的報應怎麼行。絕對不能原諒贏了就跑的舉動。下次見面的時侯,一定要讓她顏面掃地。」

 

為了在桐乃回來的時侯,能夠抬頭挺胸的面對。

 

必須要自我鑽研,自我提高。

 

我能夠理解她的心情。

對桐乃的不服輸成為了她的動力,與桐乃的相遇成為了黑貓改變自己的動機,桐乃雖然常讓她生氣,但桐乃努力的態度卻也是黑貓不得不拜服的地方,雖然方向不同,黑貓也想成為那樣的存在。

 

 

瀨菜疑惑於黑貓的態度,明明自己做出了很差勁的行為,為何黑貓還能來求助於自己︰

「到底是誰的責任,到底該由誰先道歉,有些事情比這些問題重要得多。最重要的是,我想要和妳一起製作遊戲的願望。」

 

這傢伙非常乾脆地把自己的真心說了出來。不想要輸給某個人,拼了命也想要完成遊戲,不願意放棄。所有這些話都是她心無旁騖的證明——

 

在黑貓的心中,完全沒有利用瀨菜的打算。

 

被逼至絕處而迸發出的,最誠實的心情。

 

這心情一定能夠傳達到瀨菜那裡。

 

「夥伴這樣一種東西,真的是出人意料的強大呢。就算是只靠自己一個人做不到的事情,如果有兩個人的話——如果有三個人的話——或許就能夠做到。一個人會感到恐懼不敢向前邁進的時侯,如果有兩個人就能產生出勇氣。無論怎麼努力都得不到回報的時侯,期待著能夠通過不斷重複半吊子的努力獲得回報……就算這樣結果還是不盡人意……都那麼努力了還是事與願違……就算是痛苦的想要哭泣的時侯……如果有人在旁支撐就能夠忍耐……沒關係,就這樣一句話……一定會有回報的……這樣的感覺我都通過夥伴瞭解到了……嗯,對……就是這樣——

 

似乎有那麼一瞬間,在黑貓的臉上出現了轉瞬即逝的,懷念著什麼的柔和微笑。

 

「只要有夥伴在身邊,我就還能夠更加努力。雖然這是最近才發現的事情。」

 

所以,一起來做遊戲吧。

 

黑貓用稍微有點害羞,但是非常認真的表情說道。

在一年以前,就算是口誤,她也絕對不會把這樣的臺詞說出口的吧。

 

在這一年裡面發生改變的——並不是只有我一個。

 

 

然後瀨菜決定不幫助,因為她們是伙伴,一起製作遊戲的夥伴,夥伴之間的行為不叫作幫助,而是合作,最後在兩人的通力合作之下,遊戲終於順利誕生,雖然被評為糞作就是了,瀨菜對此大發脾氣,而黑貓則是看似無所謂的對待,黑貓其實只是習慣被批判而已,怎麼可能無所謂呢,然而就如黑貓所說,與其去回應這些批判,不如去思考並製作下一部好作品,並且製作出來讓所有人都嚇一跳。這個做法更為實際。

 

 

在經過這個事件之後,兩人應該可以稱為朋友了,雖然相處的模式也是很奇怪,不過這反而是兩人友情的証明吧,雖然結果不甚令人滿意,但就像京介最後所說︰

妳們兩個,真的是很了不起。

 

 

 

 

第三章結束,下回就是最後一章了!

那我們下次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 心重力 )) 的頭像
(( 心重力 ))

(( 心重力動漫創意工作室 ))

(( 心重力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