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有劇透‧滲入 

5.jpg  

筆者:傑特‧卡爾斯德 

 

 

故事到了第五集,因為寫得太深入、太入迷。

不知不覺就寫了1萬多字,看來這次的篇幅可以分成三段呢!

果然黑貓的魅力對我來說是一種會讓人成癮的劇毒啊!!

那麼以下就開始進入正題。

 

 


本來以為在妹妹離開之後,故事就要完結,新的故事卻緊接而來,第五集直接接續第四集的結尾,黑貓在京介的學校入學了。


相較於黑貓看似冷靜的反應,京介的反應較為強烈,不過這其實是之前就有埋下的伏筆,故事的核心這一次則來到了校園生活中,而黑貓的本名也終於正式出現。 

早上經歷過黑貓的事件後,下午回到家中看到的卻是黑貓和紗織在自己的房中,從言談可以感受出,其實兩人是擔心桐乃離開後,京介一個人會寂寞,所以特地來陪伴,當然這個時候的京介認為自己沒有寂寞,反而是很高興的,不過京介還是很感謝兩人。

 

有趣的是黑貓和紗織對於桐乃的離去的反應,黑貓嘴上雖然說什麼已經受夠了什麼的,但看的出她其實很生氣也感到寂寞,而沙織更是直接反映出自己很生氣,這也是沙織少處那麼直接的表達自己的感受︰

「若真要說在下的感受……那在下,如今正非常的憤怒是也」

紗織將下唇往上撅起,抱起了胳膊。簡直就是桐乃的姿勢。

 

「是、是嗎」

我感到非常驚訝。因爲這是我第一次,看到紗織生氣的樣子。至今爲止,我真的覺得紗織的感情裏就只有喜怒哀樂中的喜和樂,雖然也知道這不可能。但明明總是以愉快的心情豪邁地笑著,讓人不禁如此認爲的紗織——

以跟往常有著微妙區別的語氣說道。

 

「當然,在下爲kiririn氏的上進心感到欽佩,關于海外留學的好處也能予以理解。雖然並不是什麽新鮮的情況,不過實際上,在下也有親密的同學跟kiririn氏一樣,因留學而遠走海外,所以在下能夠理解這種情況。不過——不對,該說是“正因如此”嗎?即使理性上能夠接受,但感情上卻無論如何也無法接受是也」

 

紗織“咳哄”地,幹咳了一聲後,

 

「我……在下,將kiririn氏視作朋友,同時相信著kiririn也是這麽認爲。因此,對于kiririn完全沒有和在下談起這件事的這一點,感到不甘,感到悲傷,畢竟是最親密的朋友突然離開,真的是非常難過。只要一想到已經不能再一起玩就會感到非常寂寞……讓人,不知如何是好」

 

「紗織……」

 

「而且,還連個郵件跟電話都沒有,日記一直都不更新,也從沒在MSN和推特上出現過……讓人越想越火大。……不管是誰,都這麽自作主張擅自消失,難道他們以爲在下不會爲這種無禮感到生氣嗎?」

 

「…………」

 

我說不出半句話來。這家夥,竟然這麽想著桐乃。也是啊。難得關系變得這麽要好,明明覺得對方已經向自己敞開了心扉,可如果被對方一句話不說就走掉的話,感覺就像是被人背叛了一樣吧。

 

我並不認爲紗織是一個度量狹小的人。

 

正因爲對那人抱有親愛之情,才會爲對方感到憤怒。

 

雖然,沒有很好地表現出來,但這家夥也是有著喜怒哀樂的人類,也是地地道道的女生。

 

 

就算理智上能理解,情感上也無法去認同,畢竟人類是依靠情感而活的,紗織不是氣量狹小的人,但正是因為如此,對於這種事情更是容易感到生氣,正是因為喜愛,所以更難接受,雖然平常紗織在四人中不是主導的情形,但其實她最喜歡這樣四人在一起的時間,所以比起黑貓她更難接受桐乃的離開,不是因為討厭,而是因為喜歡桐乃,看著這樣的的黑貓和紗織,京介更加確定了一件事︰

 

我再一次認識到,我果然是喜歡黑貓和紗織的。

 

這樣的日子也開始一天一天過去,而成為了京介的日常,但如果一直這樣下去的話,故事也就不是故事了,京介開始發現了一件事,那就是黑貓和麻奈實之間的情形,有種強烈的即是感,就好像是桐乃和麻奈實之間的關係,當京介想將麻奈實介紹給黑貓認識時,黑貓的反應就會變的比平常更冷淡,而麻奈實不管怎麼和黑貓搭話,黑貓的反應都差不多,這根本就是桐乃當時的情形再現。

 

 

不過比起桐乃的特意刁難,黑貓只是不理而已,京介雖然認為黑貓的態度是受到桐乃影響,但讀者的眼睛是雪亮的,問題根本就出在這男人(京介)身上啊!

 

原因就跟桐乃是一樣的,筆者就不再囉嗦了,只能說情感的問題大致上無解的。

 

 

 

比起黑貓和麻奈實的小插曲,黑貓在校園生活中的重點,就是加入社團這件事,京介和黑貓以及麻奈實三人在準備放學的校園中,經過了學校社團招生的時候,經過了電玩研究社,至於遇到赤城這個插曲,除了要展現他也是一個很嚴重的妹控之外,就是埋下她的妹妹這個伏筆,不過之後的事之後再談,總而言之,黑貓在京介和麻奈實的鼓勵下,去接觸了遊戲研究會的攤位,把人家製作的遊戲一次不死的破關,在一次展現了黑貓高超的玩家實力,而且還是一個難度很高的遊戲,黑貓慣例的毒舌的一大串,當中有很多專業術語,有興趣的人可以去搜尋一下,然後三人就離開了,當然對方不太想放棄黑貓這樣厲害的玩家,故事留下了伏筆,而第一章也在此告一段落,京介對於黑貓的固執感到疑惑和不解,京介最後做出了結論︰

 

就這樣開始的,沒有桐乃的,嶄新的每一天。

回歸而來的,平穩,又有一點無聊的每一天。

不過——

就算妹妹不在,騷亂的火種,此時也已經開始生煙。

就在,我的身邊。

 

 

第二章

 

故事時間很快到了5月,京介看著再學校總是一個人的黑貓,開始逐漸擔心起來,而沙織和黑貓在桐乃離開後經常來到京介家裡遊玩,所以京介就問起了,當然黑貓的個性是絕對不會承認就是了。

沙織的許多言論其實都有說到重點,可:以說是雖不中亦不遠矣,最後京介決定陪黑貓一起加入之前接觸過的遊戲研究會。

 

就像京介和沙織通電話時所說的一樣,不擅長與人相處是其中的一項原因是:

『當然,不擅長和別人相處也是其中一個理由吧。可是,剛好京介氏也說過吧?「不是沒有關系」。……在下認爲正是如此。重視與在下和京介氏的關系的結果,可能也招致了在班裏被孤立的結果』

 

「是嗎……」

我感慨地歎了口氣。

 

「那家夥啊,從桐乃走了之後……來我家的次數,變多了呢」

 

『她的心情,在下也明白。因爲——在下也是一樣。直到現在,kiririn氏、黑貓氏、京介氏……還有在下四人已經緊密地連在一起。不知不覺間,變得自然起來,過著快樂地胡鬧的日子。可是……其中一個人不在了……所以變得害怕了,害怕我們的關系會破壞甚至消失』

沙織說出自己的心情,從而推測黑貓也是相同的心情。

 

這家夥原來是這樣想的嗎……。所以自從桐乃走了之後,才不時到我這裏來……

 

 

比起同學之間的關係,黑貓或許更加的重視四人之間的關係,因為他們可以說是彼此交心的朋友,所以更加的去珍惜,而沙織能夠如此去了解黑貓的心情,就如她之後所說的:

『……也不是這樣。不是這樣啊,京介氏。當然,團體裏的成員是重要的朋友,也是同伴。在線下聚會打鬧,在聊天板上愉快地談話——在下都做得非常好。但是,現實生活中會不時地見面遊玩,能傾聽個人的煩惱的……如此深交的人,對在下來說只有kiririn氏、京介氏和黑貓氏』

 

那是這傢伙平常絕對不會出現的,自嘲一般的語氣。

 

『朋友並不是能永遠陪伴在身邊的東西。畢業、留學、吵架、事故、轉校、生病、誤解、撒嬌、樂觀……只要有一點契機,就會不見的東西。這我非常清楚,所以才會這樣,如此不安、害怕』

被謎團重重包圍的沙織的內心,總覺得這時候能得以窺見少許了。

 

我有點明白。所以這傢伙才這麽溫柔啊。

 

正因爲不是永遠延續的東西,所以在朋友仍在身邊的時候,想盡可能爲朋友做些什麽。想要重視能待在一起的時間,和幸福。

 

大概是這樣想的。

 

快樂地營造氣氛的這傢伙,和害怕夢想破碎的脆弱的這傢伙,都是同一個人。

 

 

沙織的住一段言論是她的親身體驗,不過這又是之後的故事了,在此就先行略過了。

之後,黑貓和京介來到遊戲研究會,第一件事就是,部長就是之前借痛自行車給京介的那個人,當然這不算是什麼大事,可以說是一個小插曲,本來黑貓不是很願意加入,然而發現研究會裡面卻擁有充足的器材、軟體和相關工具書而且都遠許自由借出,就開始猶豫了,京介也感到疑惑而詢問部長,然後部長就說了:

「呀,真正有幹勁的傢伙啊,大概都會自己做兼職來添置製作的器材吧。不過連學習如何製作都要花錢就實在太不爽了。我在一年級做搬運的兼職時就在想,如果不用幹這麽多麻煩的事,只要去活動室就有齊一切製作環境,而且有想製作遊戲、想一起努力的同伴在——要是有這種社團活動就好了」

部長露出牙齒嘻嘻地笑得很惡心,然後很說得很簡單似的。

 

「所以就組了個社團出來」

 

 

或許台灣習慣使用X版所以感覺不出來,但是這在日本而且以學生來說,這可以說是很了不起的事,而部長花費在上面的金額以學生而言是很恐怖的,為此黑貓跟京介就決定加入了,不過由於社團內沒有女性社員,所以京介也有再度詢問,而聽到其實社團內也有一位女性社員,只是還沒有碰到面,最後討論打算再下一次的迎新會讓兩人見面認識。

 

然而京介與黑貓之間的事情並沒有就此結束,京介和麻奈實看到一個人值日打掃的黑貓,而幫忙一起清理,然而黑貓卻非常不高興,黑貓不高興的理由並不只是感覺被同情而已,而是她發現京介行動的理由:

「擔心我的事情不是在說謊——以前你這樣說過吧?」

「喔,不是在說謊」

「是嗎。……我明白的,不是在說謊、不是在說謊、不是在說謊吧。但是……你有沒有考慮過,這種心情是從哪裏來的?還是說……明明已經注意到了卻裝作注意不到?」

這傢伙究竟想說什麽啊。

我被奇妙的魄力壓倒,只能一直看著她。

「雖然我想不要對你說比較好,但要是不時發生這種事情給我添麻煩的話,趁這個機會就告訴你吧」

黑貓在樓梯上,傲然地俯視著我,手指向前一指。

「你會在意我,是因爲至今爲止都在受你照顧的妹妹不在了的緣故。因爲我是後輩,是個女孩子,而且似乎有著煩惱。因爲看上去會依賴你,所以才會在意。只不過是這樣而已」

黑貓這時候輕輕地一轉身——

「我不是你妹妹的代用品。請不要當我傻瓜好嗎」

抛下這一句便離開了。

是的,這就是京介行動的理由,然而沒有人會喜歡被當成替代品的,所以黑貓生氣了,這比起被同情、被憐憫更加的令人難受。

 

 

我如此地忍不住想要照顧黑貓——

明明她本人沒有如此期望,我卻「總想要爲她做些什麽」——

大概。

因爲孤身一人似乎很寂寞的黑貓的身影,與某時的某人重合在一起了。

 

 

然而縱使如此,京介想要幫助黑貓的心情並沒有消失:

既然找到了俗氣的動機,對她的「總想要爲她做些什麽」的心情就不會枯萎,而且我和沙織還有約定。

我對沙織那家夥應承道「交給我吧」。雖然沒有整理好心情,但是「必須做的事情」我是知道的。

我自己也認識到了「想要做的事情」。

 

 

所以京介仍然為了邀請黑貓去迎新會而開始行動,然後兩人遇到了:

先打聲招呼吧。爲了好好地向她道歉,並邀請她參加迎新會,之前想了很多台詞,不過一當著她的面,就都想不起來了……正當我到處找話的時候,黑貓無言地轉過身去。她僅僅是回過頭,送來了冰冷的視線。

「哼,快點給我跟上來」

黑貓快步走掉了。我撓撓臉頰,追在她身後。

看起來她正向著迎新會的會場出發。

關系稍微變好了,我就自滿了,可是現在——黑貓在思考著什麽,她是怎樣看待我的,我沒能如願以償地看透她的想法。

 

 

當然京介沒辦法看穿黑貓的想法,因為黑貓不想作桐乃的替代品,更不想只是京介的朋友,當然讀者有看都看出來了,當然之後的故事還會有更多的進展,在此就先行略過了。

 

歡迎會上,兩人終於遇上了另一位女社員赤城瀨菜,然而她除了是跟黑貓同一班的同學之外,而且兩人還互看不順眼,瀨菜不喜歡黑貓的行事態度,黑貓討厭她的多管閒事,而且京介也發現瀨菜的心防並沒有放下,所以黑貓和瀨菜的關係沒有辦法像當初和桐乃那樣順利,而且如同黑貓不想成為桐乃的替代品,黑貓也不想將瀨菜當成桐乃的替代品。

 

所以京介想要讓瀨菜的本性暴露出來看看,而藉由瀨菜的姓氏和種種情形看來,京介成功的引誘出來了,赤城瀨菜就是京介的同學赤城浩平的妹妹,是個腐女,而且是等級非常高的腐女,而黑貓也

開始落井下石了,所以設下更強烈的陷阱,然後本來還在否定瀨菜又一次中計了:

 

被濑菜怒罵的黑貓,嘴角上揚微微一笑。

 

「我當然是知道的。只有那一對CP,左右逆轉是絕對不可能的。只是——這讓我發現了一個笨蛋呢。」 

「……!?」 

瀨菜「啪」地捂住嘴。 

「哼。」

黑貓以一臉不適宜的笑容注視著瀨菜,一副想說「不打自招了吧」的表情,不過我完全搞不懂這兩個傢伙在說些什麽。

 

最後瀨菜把自己心中最深處的幻想都講出來了,造成社團大騷動,而瀨菜也崩潰了,於是京介只有打電話給她的哥哥浩平了,而從浩平的回答中,京介完全了解一件事,就是這兩兄妹根本是半斤八兩,不過他們的互動方式卻也讓京介有點忌妒,而感到一絲絲心痛。

 

最後黑貓和瀨菜達成和解,而所有社員也達成一致的選擇性記憶遺忘。

 

 

最後京介和黑貓道歉了:

「……抱歉」 

「……你指什麽」 

黑貓的回答非常冷淡。如果就那樣想走在她的身旁,她果然,是不會容許的吧。

我決定老實承認。很不巧,我不會說話,不能很好地表達出來——我就盡可能直率地飽含誠意地組織語言。

「我承認。妹妹離開,我似乎寂寞了。」

「是麽。」

 

現在我明白了。就算嘴上逞強,就算自己沒有發覺,其實內心寂寞得受不了吧。所以把曾經稱呼自己「哥哥」的像妹妹一樣的朋友作爲代替。把黑貓當做自己的妹妹,給與各種照顧,以此來掩飾自己的寂寞——

真是可悲。最討厭妹妹了——我這份心情直到現在也沒有改變。

但是無論有多麽討厭——不對,正是因爲討厭吧。

一旦失去了,沖擊就會很大……吧。

我「哈……」地深深歎了口氣。

「就算是那樣的妹妹,一旦離開了,我也是會寂寞的」

「是呢」

於是對話暫且停止了。我的私語也好,黑貓的嘟噥也好,我們各自都有出不出口的思念——所想的一定是同樣的事情,

因爲我和黑貓對桐乃的思念,是非常相似的。

 

 

這是京介真實的心情,就算是平常不斷說討厭的妹妹,或許就是因為討厭,所以在心理的存在更是巨大,所以一旦消失了,心裡的空隙就更大,不只是京介,黑貓也是一樣的,這是兩人相似的思念。

 

然而京介對黑貓的想法並沒有改變:

我們沒有互相看對方,小聲嘟噥道。

「我……那個,很擔心你。以後也會去管你的閑事的。」

「你隨便吧?我已經死心了。」

「想問一件事,你不再用『哥哥』來稱呼我,是因爲不願意被我看成是我妹妹的替代嗎?」

「不是。說來,我預告說不再那樣稱呼你的時候,你妹妹還在日本吧。」

說起來還真是這樣。

「那爲什麽要改變稱呼方式?」

「沒什麽特別的意思。硬要說的話……」

「硬要說的話?」

「因爲我改變心意了。」

黑貓,沒有再說什麽。

 

 

這是第二章的最後結尾,京介或許沒有感覺到,然而黑貓其實留下了許多曖昧,「因爲我改變心意了。」這句話裡面所代表的意義,其實已經很明顯了。

 

下回將進入第三章! 還請各位多多關注與指教!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 心重力 )) 的頭像
(( 心重力 ))

(( 心重力動漫創意工作室 ))

(( 心重力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