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謊壞掉6.jpg  

筆者:傑特‧卡爾斯德

(有據透,慎入!)


第六集 謊言的價值是真相

經歷過之前的事件,小麻和阿道回到了之前的生活,回覆了異常又正常的生活中,

在這一集故事舞台轉移到了學校,有人是否曾經想過在學校發生什麼重大的事件嗎?這就是這一集的重點。

 

筆者思考一下這一次的副標題,想到了一個疑問,人為什麼會說謊,謊言的成立條件是什麼?

不是真實就是謊言,真實即是真相,在這一集不管是主要的角色群和是配角,他們都不斷的透露出一點,那就是真相不一定是好的,甚至是讓人啼笑皆非的

 

 

歹徒持將進入校園挾持一群學生,我們一般會想大概會是有什麼重大的理由,但那畢竟也只是一般的想法而已,真相卻是:

「這個呢,其實是為了讓你們累積社會經驗—不過學校並沒有公認這件事就是了」

歹徒的這句話讓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他繼續說著﹕

「有了這些經驗,將來對你們的人生會有很大的幫助喔。小小年紀就可以得到這種經驗,你們真是賺到了。啊,順便告訴你們,我的夢想之ㄧ,就是成為可以發號施令的人。現在我的心情就好像是突然空降為公司董事長一樣呢。」

歹徒喋喋不休地用著尖銳的音調說話,在他人頭上點綴出銀色的色彩。

動機之輕和傷勢之重無法取得平衡,在場的人不禁啞口無言。

對於自己的肉體已經和子彈邂逅的人來說,受傷的緣由應該讓他們不寒而慄吧。

歹徒爽朗地訴說瘋狂的有效性,但沒有人贊同他,正壓著傷口的學生光是忙著淚涕縱橫就已經沒有時間開口否認。以我這個旁觀者來說,他們這樣態度根本是助長歹徒的惡行。

像他那樣的人為了獨善其身,會將根本的營養搶到自己身上來。因此即使根部已經往下蔓延到絕望的深淵,也不能中途放棄搶奪的意志。

 


無法取得平衡的動機讓人感覺像是腦袋被重擊一般,這是破壞普世價值觀的思考模式,正如主角對他的評價﹕

為了粉碎正常人的價值觀,他們的拳頭既強悍又堅硬。

我相信這是主角以自身的經歷所做出的結論,所謂的異常事件本來就是以超出正常的價值觀思考方式作為前提,相較於前五集的事件,這一次的歹徒卻相對的好了解,充滿了現代社會下會出現的反應,就如主角所論述一般:

回首以往,擁有這類思考方式的人我已遇過太多,多到兩手數不完。現在沉浸在芝麻小事中的那個男人,正是充斥在這世上的典型罪犯。

他的思考方式相當貧乏,很適合雞毛蒜皮、二流等各式各樣的表現。

這是一種自卑心態所造成的變化,也可以說是現代文明下的負面產物,可以理解卻無法認同,連同情都嫌多餘了,然而隨著劇情的進展,主角不斷的挑釁、誘導,為了能讓自己和小麻脫離這困境,這過程中將另一位共犯也誘導出來。

 


在故事的過程中,插入另外幾段故事,其中包含了上一集大江湯女,以及海老原香奈惠這個角色,一開始讀到這一段或許會覺得奇怪,怎麼突然描述一個沒有出現過的人物,而且還不是在故事發生的舞台體育館,而是學校的一間教室裡,其實這是作者的其中一個伏筆,而且這個角色也不是跟故事沒有關係,她與管原道真和枇杷島八事是同一個劍道社的人,而且她是社長。

在這一段的故事中,不斷的透露出一個平凡正常屬於這個年紀會有女學生思考模式,她有自己的個性和想法,但可以想像可以理解也不是多麼特別,但也因此可以從她的角度去看之前管原和枇杷島的事件,藉此了解其他人又是如何去看他們的。

這一段故事的最後筆者一開始沒怎麼去注意,等到第七集才恍然大悟,等到第七集時,會在從頭述說。

 


故事重新回到體育館的事件,本來筆者以為這一次的結尾不會有太多意外,但果然是筆者太天真了,小麻的中槍倒下,可以預測卻沒有想到真的會這樣發展的劇情,令人更加意外的是主角的反應,一連的字句沒有任何標點符號代表主角混亂的思想,等到回過神來已經將歹徒和共犯打成重傷,也才發現自己也中槍了,最後留下的話語令人不禁覺得是否故事要結束了:

反正這可能成為我的最後一個謊言。

我就許下超級強人所難的願望吧。

小麻,如果我死了,你會為我哭泣嗎?

 


故事的最後是以共犯的警局自白為尾聲,這個共犯是主角班上的同班同學,他的動機可以說是最大的爆點:

特別、特異、異常,隨便妳愛用哪個字眼形容都行。

我只是想在無聊的日子裡找刺激,如此而已。

如此而已,如此簡單的動機,如此沒有特別的想法,不是不知道自己在做的事很嚴重,而是就是因為知道才想去做。

想要與眾不同,想要被別人用特別的目光注視,所以即使不對也想要去做,自私而任性的想法,忌妒的嘴臉讓人厭惡,這是一個如此真實的人物,感覺似乎就存在於我們的社會之下,只是這個人物所引發的事件較為嚴重的差別而已。

其實他的角度和看法,就是一般人會有的惡意思考方式,尤其是對主角阿道和小麻這些有著特別經歷的人的思考,令人感到不愉快又噁心。


到了最後的最後,他的話語都只能讓人感到討厭,如果這是他的角色特質,毫無疑問這是一個成功的角色:

我在醫院接受顏面治療時就一直想問,聽說那天死了一個學生,不知道對方是誰?記得大叔並沒有造成大家的致命傷,所以那個人不是身體中槍的枝瀨就是御園囉?

唉~~他們還是那麼與眾不同,不但經歷了不同的遭遇,就連「死」這個結果也和別人不一樣。

身邊很少聽到有人被槍打死嘛。

了不了不起,我都眼紅了……喂,那邊的大姊,不要一臉想把我槍斃的樣子嘛。啥?大姊妳認識枝瀨和御園啊?啊—不用特別解釋,我沒興趣。

我只想知道氣質出眾的同學最後怎樣了。

好啦。

死的人到底是哪一個?

死的人是誰?這真是一個令人討厭卻也想知道的問題,不是嗎?

 

(待續)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 心重力 )) 的頭像
(( 心重力 ))

(( 心重力動漫創意工作室 ))

(( 心重力 ))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